淫棍陆小凤

    他要找大通和大智,问问上官宏所说的是否爲真。
    要找大通和大智,就必须先找到孙老爷。
    据龟孙子大老爷说,大通和大智觉得除了他,全都是面目可憎的混蛋。
    其实他就是天下最大个的混蛋。
    天下最大个的混蛋现在正坐在怡情园 等人去赎。他没钱了,就等着别人去
赎,而且每次都成功。
    因爲只有他能找到大通和大智。
    因爲这个世界上太多的人想知道别人的秘密。
    陆小凤乖乖地把他赎了出来,而且那表情比龟孙子还龟孙子。
    好在,陆小凤这次龟孙子没白当。
    大通大智告诉陆小凤的确有这麽一个上官家族,上官宏所言不假。
    陆小凤决定去万梅山庄找西门吹雪。
     万梅山庄还没有梅花,只有开满山坡的桃花和杜鹃。
    屋子 看不见花,却充满了花的芬芳,轻轻的,淡淡的,就像是西门吹雪给
陆小凤的感觉。
    陆小风斜倚在一张用长青藤编成的软椅上,看着他杯中浅碧色的酒。
    阵阵比春风还轻柔的笛声.仿佛很近,又仿佛很远.却也看不见吹笛的人。
    陆小凤不能确定能否说动西门吹雪。
    西门吹雪好像已完全没有烦恼,没有更高的要求。
    陆小凤不知怎麽才能打动他。
    陆小凤还没见到西门吹雪。
    但陆小凤来直到西门吹雪一定在万梅山庄。
    西门吹雪每年只出去四次,只有在杀人的时候才出去。
    西门吹雪正在忙。
    西门吹雪在忙他感兴趣的事。对于他来说,除了杀人,只有这件事才能激起
他丁点的兴趣。
          ***    ***    ***    ***
    剑已出鞘。
    剑尖在一具赤裸的胴体上滑动。
    剑尖滑动,在凝脂般的肌肤上留下一丝的血痕,微微渗出鲜血。
    剑不离鞘,离鞘必见血。
    人在呻吟,间杂着痛苦和快感的呻吟。
    剑尖在抚弄着小小的乳头,乳头变得挺涨,在白嫩丰满的乳房上翘立。
    剑尖滑向平坦的小腹。胴体在微微颤抖,肌肤上堆起了一个个的米粒。
    西门吹雪的眼睛闪着兴奋的光芒,如同看到一个对手倒在自己剑下时一样。
    手却很稳,只是在肌肤上留下一丝的血痕。
    剑尖在挑弄着肥硕的阴唇。
    阴唇微微分开,阴道口流出些许分泌的液体。
    一丝冰凉从下体传来,刺激着发热的阴户。
    粉臀在微微的扭动。
    剑尖随着臀部的扭动而移动,却对阴唇不离不弃。
    阴蒂已凸起,露出嫩嫩的嫣红,好奇地看着这一幕。
    阴道内渗出的淫水已越来越多,沾在剑尖上,闪闪发光。
    剑尖忽然移向阴蒂,轻轻用力,彷佛已将柔嫩刺破。
    胴体猛得一颤。
    剑尖却已倏然离去。
    阴蒂依然凸立,依然嫣红,分毫未伤。
    「唔......」
    满足的呻吟传来。
    铁剑已走,肉剑来袭。
    一根火热的肉棍插入仍在蠕动的阴道。
    阴道蠕动的嫩肉,紧裹住插入的肉棍,不离不弃。
    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肉棍在紧缩的阴道抽动,人儿在呻吟。
    「公子...好...舒服」
    「啊...嗯...」
    「深...点」
    西门吹雪的肉棍已深入花心。
    花瓣已打开,迎接它的到来。
    花心在蠕动。

    恐怕再牛B的克莱德曼,也弹不出此刻的欢娱。
    肉棍抽动的越来越快,更加膨胀。
    阴道变得更加充实,完全填充了内心的饑渴。
    花心在痉挛般的蠕动。
    肉棍在一阵阵紧缩。
    精液喷射而出,混合着花心同样喷射而出的淫精,随着肉棍最后的抽动,慢
慢充满整个阴道。
    肉棍抽出,粘稠的液体由体内流出。
    忽然间,西门吹雪的眼神变得那麽平静。
          ***    ***    ***    ***

    陆小风依然斜倚在长青藤编成的软椅上,看着他杯中浅碧色的酒。
    仿佛在这一段时间内,他一动未动。
    就连一袭白衣的西门吹雪走进来,他都没有动。
    确切地说是身体没动,眼睛在动。
    陆小凤的眼睛终于不再盯着杯中浅绿色的酒,转到西门吹雪身上。
    西门吹雪没看到似的,斜倚在另一张长青藤编成的软椅上。
    「我这次来是要你帮我去做一件事的,我答应过别人。你若不肯出去,我就
放火烧你的房子,烧得干干净净。」
    陆小凤忽然道。
    「我的朋友并不多,最多的时候也只有两三个,但你却真是我的朋友。所以
你不管什麽时候要烧我的房子,都可以动手,不管从哪 开始烧都行。」
    陆小凤怔住了。
    这个人说出来的话,就像是射出去的箭一样,从来也不会回头的。
    「是不是我没有办法打动你,让你跟我出去?」
    陆小凤无奈地道。
    「你并不是完全没有法子打动我!」
    西门吹雪道。
    「我有什麽办法?」
    「只要你把胡子刮干净,随便你要去干什麽.我都跟你上。」
    西门吹雪微笑着道。
    于是这个本来有着四条眉毛的人,现在巳只剩下了两条。他本来长胡子的地
方,现在已变得像是个刚生出来的婴儿一样光滑。
          ***    ***    ***    ***
    无边的夜色已笼罩了大地。
    花满楼慢慢的走在山坡上,仿佛也已路入了个神秘而美丽的梦境 。
    他仿佛已知道陆小凤说动了西门吹雪。
    忽然,花满楼改变方向,向山坡后走了过去。
    陆小风只有跟着他走。
    夜色更黯,星月都己隐没在山峰后。
    一阵飘渺的歌声传来,带着种淡淡的忧郁,美得令人心碎。
    陆小凤知道了花满楼改变方向的原因。
    陆小凤听不到的,花满楼可以听到。
    陆小凤听着声音有点熟。
    「上官飞燕。」
    花满楼不待陆小凤询问,说道。
    陆小凤什麽也不想说了。
    想必花满楼已经爱上了上官飞燕,自己却......
    声音越来越近,是从一座小庙中传来。
    正是上官飞燕。
    更令人称奇的是,破旧的小庙内竟然有一桌热气腾腾的酒菜。
    上官飞燕正坐在椅子上,彷佛等待什麽客人。
    看到两人飞掠而入,上官飞燕笑了,脸上竟有说不出的兴奋。
    「请坐。」
    上官飞燕笑着说道。
    陆小凤坐下。
    花满楼也坐了下来。他虽然看不见,却仿佛总能感觉到椅子在那 。
    什麽话也没说,陆小凤先喝了两杯酒。
    花满楼跟随着喝了两杯。
    酒是好酒,陈年花雕。
    上官飞燕显得更加兴奋。
    陆小凤的小腹内好像有股火突然窜了出来。
    一边的花满楼气息也好像加重。
    上官飞燕站起身,在灯光下翩翩起舞。
    此时陆小凤才看到,她身上穿着一件薄纱。
    在灯光的照耀下,诱人的胴体若隐若现,说不出的勾魂。
    更要命的是,上官飞燕在做着诱人的动作。
    一只手轻抚自己两腿的三角地带,另一支手含在嘴中,伴随着轻声的呻吟。
    或双手轻抚自己的胸部。
    陆小凤的鸡巴已经翘的高高的,浑身似火烧。
    花满楼也好不到哪去,脸也红的好似火烧。
    陆小凤突然扑了上去,逮住正在起舞的上官飞燕。
    人们怎麽也不会想到,「身无彩凤双飞翼」的轻功会用在这儿。
    上官飞燕没有躲闪。
    这正是她想要的效果。
    她身上的黑纱已被撕裂,露出白嫩的肌肤,在灯火照耀下,显得那麽晶莹,
那麽光滑。
    陆小凤已无心欣赏这些。
    嘴吧恶狼般地在上官飞燕的身上啃着。
    花满楼也已忍耐不住,扑了过来。
    两人一前一后,夹住上官飞燕。
    原来,人肉三明治是这麽做的。
    上官飞燕在满足地呻吟。
    「哦...嗯...」
    一阵「刺啦」声,陆小凤和花满楼扯裂了自己身上的衣服。
    陆小凤和花满楼的鸡巴暴露在空气中,向上翘立着,马眼已分泌出液体。
    陆小凤鸡巴的粗度和长度都要比花满楼的大上一号。
    陆小凤双臂将上官飞燕的双腿忽地抱住擡起,上官飞燕赶忙用手臂搂住陆小
凤的脖子。
    上官飞燕的身体悬空着,挂在了陆小凤的身上。
    没有任何的準备,陆小凤又粗又长的鸡巴就直插进上官飞燕淫水涟涟的阴道。
    「唔...」
    上官飞燕很满足。
    陆小凤的鸡巴在阴道 疯狂地抽插着。
    花满楼的鸡巴在背后乱捅,好像也要找个肉洞插进去。
    此时,花满楼眼瞎的不足充分地得到体现。
    皇天不负苦心人,花满楼的鸡巴终于找到了一个肉洞。
    好紧,好干涩。
    「啊...」
    两声痛苦的叫声传来。
    叫声是上官飞燕和花满楼发出的。
    花满楼胡乱下把自己的鸡巴桶进了上官飞燕的菊花。
    上官飞燕前后两个洞的第一次都交给了花满楼。
    上官飞燕的菊花被撑的撕裂般疼痛。
    花满楼的鸡巴被摩的生生发疼。
    花满楼已顾不上这麽多,鸡巴还是在奋力地挺进。
    上官飞燕的前后两个洞都被充满。
    两个肉洞的鸡巴都在疯狂的抽插。
    插的都是那麽深。
    很协调,两个人的鸡巴在两个肉洞 一个进一个出,一个出一个进。
    难道陆小凤和花满楼在这方面也心有灵犀。
    朋友做到这个份上,想不做都难吧。
    渐渐地,上官飞燕体验的只有欢愉。
    后面的肉洞渐渐扩张,已接纳了这个不速之客。
    偶尔两个人同时插进,龟头挤压那层薄薄的隔膜,让上官飞燕痛并快乐着。
    「啊...你俩...操死我了」
    上官飞燕在疯狂地大喊,在这寂静的夜 传的很远很远。
    天地万物都已不複存在,只剩下疯狂的愉悦。
    上官飞燕的牙死死咬住陆小凤的肩膀。
    痛感刺激的陆小凤更加疯狂。
    鸡巴好像又粗长了许多,已插入到上官飞燕的子宫。
    陆小凤和花满楼很疯狂,后果很严重。
    上官飞燕感觉自己的身体已被刺穿,前后两根肉棍已连接在一起。
    花满楼忽然闷哼一声,鸡巴筋肉紧缩,精液喷射而出,灌满了上官飞燕的肛门。
    混合的精液和血液,随着花满楼鸡巴的疲软,流了出来。
    花满楼没自觉般倒在了地上。
    鸡巴陆小凤比花满楼的大一号,持久力好像也要大一号。
    陆小凤的鸡巴仍在阴道内抽插。
    上官飞燕已无力叫出声了。
    没有花满楼的支撑,陆小凤和上官飞燕一起也倒在了地上。
    但粗长的肉棍依然在上官飞燕的阴道内插着。
    上官飞燕好像已经昏了过去。
    陆小凤的鸡巴依然在机械地抽插。
    好像永无止境。
    ......
          ***    ***    ***    ***
    「已经没声音了。」
    门外传来说话的声音。
    一个人小心翼翼地走了进来。
    「进来。已经搞定了。」
    看到破庙内狼籍的情形,和昏倒在地上的三人,他向外喊道。
    很快,几个人七手八脚地把三个人擡到了外面的马车。
    马车,正是陆小凤也做过的那辆。
***********************************
    陆小凤终于从昏睡中醒来,却浑身乏力,想必药劲还没有消除。自己已身在
一水阁内,四面荷塘一碧如洗,九回桥栏却是鲜红的,珍珠罗的纱窗高高支起,
风中带着初开荷叶的清香。花满楼已经醒来,正静静地坐在旁边的椅子上,很平
静,彷佛在领略着周围的风景。
  前面端坐着两人,好像在等他们醒来。一个人脸白白胖胖的,皮肤也细得像
处女一样,只有脸上一个特别大的鹰鈎鼻子还显得很有男子气概。另一人看上去
很洒脱,倒像个饱学的举人。
  陆小凤和花满楼在一起,恐怕江湖上还没有人能让他们吃亏。
  上官飞燕是个例外。
  他们一起面对上官飞燕的时候,心都乱了。
  陆小凤没有想到自己会和上官飞燕有了云雨之欢,花满楼爱上了上官飞燕,
而且好像用情已深。陆小凤更没有想到这麽快又和上官飞燕见面了,而且是和花
满楼在一起。
  花满楼怎麽也没有想到上官飞燕竟然会去勾引陆小凤。陆小凤是他的朋友,
而且这件事不是陆小凤的错,花满楼纵然心碎,却不能去做什麽。
  「很抱歉用这种方式把二位请来,但也是不得已的办法,还请二位原谅。」
  说话的是珠光宝气阁的阎大总管阎铁珊。
  「上官山庄总管严立本?」
  陆小凤冷冷地道。
  这三个字象一把匕首插进了他的心髒,一张光滑柔嫩的白脸,突然像弓弦般
绷紧,笑容也变得古怪而僵硬。
  「不错,我就是原来上官山庄的总管严立本。我知道你们在找我,这次请你
们来就是要给你们说清楚这件事的缘由。」
  严立本的语气忽然又缓和,说道。
  「欠债还钱,有什麽好说的。」
  门口忽然传来冷冷的声音。
  听到这声音,陆小凤忽然长舒了口气。
  一个人长身直立、白衣如雪,站在门口。腰旁的剑却是黑的,漆黑、狭长、
古老。
  「什麽人敢如此无礼?」
  严立本瞪起眼,厉声喝道。
  「西门吹雪。」
  说话之间,西门吹雪忽然间已进屋内,将陆小凤和花满楼置于自己身后。
  西门吹雪,这名字本身就像是剑锋一样,冷而锐利,阎铁珊竞也不由自主地
站了起来。
  「苏少英。」
  想不到旁边这人就是峨眉七剑中的老二。
  苏少英拔剑,转眼间已攻出三七二十一剑,剑法轻灵,变化,奇巧,剑剑不
离西门吹雪耳目方才间。
  「你爲何这麽快拔剑,二十年后,你叫我到何处去寻对手?」
  西门吹雪忽然长歎。
  剑光一闪,剑就已洞穿了苏少英的咽喉。
  剑尖还带着血,西门吹雪轻轻的吹了吹,血就从剑尖滴落下来。
  严立本眼角的肌肉已开始在颤抖。
  「你本该自己出手的,爲什麽定要叫别人送死?」
  西门吹雪冷冷地向严立本问道。
  一股鲜血忽然从严立本胸脯上绽开,就像是朵灿烂的鲜花突然开放。
  西门吹雪已收回他的剑。
  西门吹雪的剑法本来就是杀人的剑法,剑一出,不是你死就是他亡。
  「不错,我就是严立本,但自从我到这 之后,我。。。。。。」
  严立本挣扎着说道,好像有什麽话要说。
  他已经没有机会说完了。
  「我们本来并不想要他的命,我们只不过想让他忏悔自己的错误。」
  门外传来上官丹凤的声音。
  上官飞燕知道到这来等他们,想必上官丹凤也会知道。
           ************
  月夜,上弦月,还未到子时。
  陆小凤和花满楼已在客栈,在房间 叫了一桌子好酒好菜。
  西门吹雪已走。
  陆小凤没有问。
  他走就有他走的道理。
  上官丹凤乖乖地坐在陆小凤的旁边,静静地听着陆小凤和花满楼的谈话。
           ************
  酒席已散,花满楼回到自己的房间。
  上官丹凤没有走。
  上官丹凤本来就不必走。
  屋子 幽静昏暗,月光透过窗花照进来,朦朦胧胧。
  床是一张新换过的被单的床。
  床,可以勾起人的欲望。
  特别是只有一男一女在房间的时候。
  何况,这对男女本来就有欲望。
  陆小凤和上官飞燕已赤裸着上了床。
  陆小凤发现自己心跳得很厉害,忽然发现上官丹风的心也跳得很厉害。
  花满楼就在隔壁。
  花满楼是瞎子。
  花满楼的听觉很好。
  花满楼昨天刚和自己一起上了上官飞燕。
  陆小凤的手在揉弄着上官丹凤柔嫩的双峰。
  几日不见,乳房好像又涨大了些许。
  上官飞燕已发出轻声的呻吟。
  「哦。。。」
  双手在陆小凤的身上抚摸着,很轻,很柔。
  陆小凤的手指左右挑弄着嫣红的乳头。
  乳头被手指按倒,却又倔强地站立。
  上官飞燕樱唇微张,香舌微伸,舔着自己的香唇,口中吐气如兰。
  陆小凤含住那微伸的香舌。
  香舌已伸进陆小凤的口腔,四处刮磨,好像在探索宝藏,上膛,牙龈,无一
遗漏。
  陆小凤的鸡巴已倔立。
  一只小手轻轻握住了坚挺的鸡巴,上下套弄。
  手指蘸蘸马眼分泌出的液体,给龟头已湿润的摩擦。
  陆小凤的嘴巴含住了胸前的两粒嫣红,舌尖在上面打转。
  「嗯。。。」
  上官飞燕的手一紧,握住鸡巴的力量更大。
  陆小凤用力地吮吸,如婴儿吃奶般。
  含住乳头,轻轻向上拉扯,乳房变成了尖尖的塔状。
  上官飞燕的身体一阵紧缩,阴道内已湿润。
  陆小凤的舌尖下滑,在凝脂般的肌肤上留下一道湿湿的痕迹。
  好迷人的风景。
  映入眼帘的已不再是那一眼可看到底的浅浅的肉缝。
  两片粉红的阴唇微张,露出 面奶嫩的肉肉。
  穴口已微微渗出的淫液,在述说着渴望。
  陆小凤的嘴含住了那片粉红的阴唇,舌尖却努力向 探索,要品尝渗出的美
味。
  上官飞燕的娇躯猛颤,「啊。。。」地叫出了声。
  已经顾不得花满楼就在隔壁了。
  受到鼓励。陆小凤更加卖力。
  舌尖打转,在努力地钻的更深。
  淫液已潺潺流出。
  可惜陆小凤本来有两撇胡子的地方现在已光滑的如刚出生的婴儿,不然那湿
润的两撇胡子一定会更好看。
  陆小凤的舌尖分开两片阴唇,由下而上,直到那凸起的阴蒂。
  舌尖轻触,上官飞燕呻吟的更加厉害。
  「哦。。。嗯。。。好痒。。。」
  阴道内传来的阵阵空虚感,让上官飞燕用力按住了陆小凤的头,仿佛要把它
完全压到 面。
  陆小凤的口鼻全被压倒了淫水涟涟的阴户上,已经快要喘不过气。
  可还是解决不了阴道的空虚。
  「快。。。我要。。。」
  上官飞燕渴望陆小凤把他那粗大的鸡巴插进自己的阴道,满足自己的空虚。
  陆小凤在逗弄她,还是用嘴在阴户上吮吸。
  手指在会阴处和大腿的内侧游走。
  上官飞燕只好挺着自己的香臀,让舌头尽力的深些。
  阴道内好像有股细细的热流涌出,阴道壁已收缩。
  淫液打湿了陆小凤的手指。
  「啊。。。」
  在舌头的逗弄下,上官飞燕的高潮已来临。
  阴道却依然火热,依然空虚。
  上官丹凤还不满足。
  可酸软的身子,让她无力再做什麽。
  欲火,依然在体内燃烧。
  「好。。。相。。。公。。。快把。。。鸡巴插进来吧。」
  上官丹凤哀求道。
  淫蕩的言语让陆小凤无法忍耐了。
  粗长的鸡巴瞬间插入了火热湿滑的阴道。
  好粗大!好硬挺!好充实!
  「唔。。。」
  充实的感觉让上官丹凤快乐无比。
  「嗯。。。」
  忽然间,陆小凤那沾满淫液的手指伸进了上官丹凤的檀口。
  顾不得那麽多,上官丹凤用力吸吮着手指,要把手指上的淫液舔光。
  粗长的肉棍在肉洞内抽动。
  「快点。。。要来了」
  狂乱中,上官丹凤的高潮又一次来临。
  上官丹凤的身体已完全软了,喘着粗气,浑身无力,被动地随着肉棍的抽动
而晃动。
  肉穴内流出的淫水已把身下的床单完全打湿,形成一片大大的湿痕。
  陆小凤的肉棍已插到最深,龟头顶住花心。
  龟头在花心上研磨。
  花心在蠕动。
  花心在贪婪地吸吮着龟头。
  电击的感觉在上官丹凤的全身蔓延。
  上官丹凤的双手抱住陆小凤的臀部,要把肉棍插的更深。
  龟头忽然一阵胡乱的摆动。
  麻麻的、痒痒的,花心深处的快感更强地袭来。
  陆小凤忽然抱住上官丹凤,鸡巴在阴道内快速凶猛地抽插。
  精液强劲有力的射出,击打着花心。
  花心也是一阵痉挛,淫液又一次喷出。
  不知道隔壁的花满楼有何感受?
           ************
  上官丹凤已走。
  陆小凤让她走的。
  严立本已死,但独孤鹤和霍休更强。
  陆小凤不想让她和自己一起踏险。
  陆小凤现在躺在一大盆热水 ,闭上了眼睛。
  陆小凤总觉得这件事做的不满意,其中好像总有点不对劲的地方,却又偏偏
说不出不对劲的地方在哪 。
  严立本已死,这件事已完成了三分之一,而且进行的还算顺利。
  上官飞燕爲什麽会对自己和花满楼用药?
  醒来后爲什麽会在严立本那儿?
  严立本死前未说完的话什麽意思?
  他却已经不能去想这些了,因爲门忽然开了。
  四个年轻而美丽的女人忽然走了进来。
  她们微笑着,大大方方地推门走了进来,好像根本没有看到屋子 有个赤裸
裸的男人在澡盆 。
  可她们四双明亮而美丽的眼睛,却又偏偏都盯在陆小凤的脸上。
  陆小凤觉得脸在发烧。
  脸,爲什麽又红了?
  最近,陆小凤的脸好像总是红。
  一个看着最文静的女孩子,已忽然从袖中抽出一柄,尺多长,精光四射的短
剑。架在他的脖子上。
  一个身材最高,有着一双细细长长凤眼的女孩提起那壶烧的滚开的热水,慢
慢将壶中的开水倒进他洗澡的木盆。
  陆小风忽然笑了。
  他居然笑了。
  「以后我若告诉别人,我洗澡的时候,峨媚四秀在旁边替我添水,若有一个
人相信,那才是怪事。」
  陆小凤微笑着说道。
  这四名女孩竟然是峨眉四秀马秀真、叶秀珠、孙秀青和石秀云。
  「我问你,我师兄苏少英是不是死在西门吹雪手上的?」
  那女孩边倒水边问。
  水不过才倒了将近四分之一,盆 的水已经烫的让人受不了。
  盆 的水本来就很热。
  「你既然知道,又何必再来问我?」
  陆小凤苦笑着说道。
  女孩怔住了。她没有想到回答的这麽干脆。
  长身凤目的少女忽然转过身,将手 的铜壶放到炉子上,向陆小凤行礼。
  那看上去最文静的女孩也将剑抽了回去。
  「在下马秀真,奉家师之命,携叶秀珠、孙秀青、石秀云,特来请陆公子明
日午间便餐相聚。不知,陆公子是否赏光?」
  那长发凤目的少女忽然躬身道。
  叶秀珠倒是个老实人,笑着说道;
  「我们久闻陆公子的大名,所以只有乘你洗澡的时候,才敢来找你。」
  「我太开心你们这麽做了。我洗澡的时候,你们能闯进来,那麽你们洗澡的
时候,我若闯进去了,你们当然也不会生气。」
  峨媚四秀的脸全都红了,突然一起转身,抢着沖了出去。

【完】
快搜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