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拳超人之番外

  某栋随处可见的酒店内,一处朴素典雅的双人房里,空无一人,显得格外清幽宁静,但是从那喝完的果汁罐,随意扔到地上的女性贴身衣物,与皱成一团,懒得折叠的被单中,显露出极强的生活气息,可以看出主人私下生活里的随意。
  这时,清幽的房间里,传来了浴室哗啦啦的水声,如果躺在从那可以轻松容乃下二人,乃至于三人行的双人大床上,可以轻松看到,那面占据了一整个墙壁的落地磨砂窗内,浴室里洗澡女子的剪影,房间的窗帘被紧紧的拉上,屋子里显得略为黑暗,与此相对的,从浴室里透出的灯光也越发清晰起来,可以清晰地看出,那正在洗浴的女子的曼妙身躯,不知道是不是设计师当初就考虑到这一点,这巨大的落地磨砂窗,竟然没有丝毫遮挡,仿佛电影院的巨幅投影一样,供人欣赏玩味,如果是同女友来的话,估计光是这个前戏就能让人瘙痒难耐了吧。
  即使是一个略带模糊的女子剪影,也能看出,是一个极度曼妙的身躯,仿佛世间最为宠爱的作品一般,那凹凸有致的峰峦曲线,让人不禁浮想联翩里面的艳情姿态,女子仿佛是搓洗够了一般,终于进了浴缸,修长的曼妙美腿发出了美人入浴的动听声音,而洗浴的女子,同样也发出了享受的呼声,在浴池之内,抬起了自己的柔腴美腿,光是一个剪影,就能从那艳丽无比的剪影中幻想到那让下体血液膨胀的桃色画面,高挑的玉足,不仅挑起了哗啦的水声与桃色的氛围,还引来了女子伸出手来细细把玩着自己的美腿。玩弄了一会儿之后,仿佛是腻味了,女子又开始把玩起自己的胸部起来。真是可惜,仅仅凭着剪影并不能看到全貌,只能从女子时不时传来的微妙喘息声中,猜测女子现在的是否意乱情迷,红通着脸自摸呢?
  幸好,幸好,女子的自摸并没有持续太久,这样子,我们才能够从剪影的幻想中离开,一窥女子的真容了。
  淌着水,带着尚未擦干的身体,女子从浴室中走了出来,赤裸的美妙身躯之上,仅仅披着一条看起来是酒店为了省钱,买的偷工减料的白色毛巾,短小的毛巾,完全无法遮挡女子那傲然挺立的爆硕乳肉,那圆润挺拔的巨大乳肉,将那堪堪遮住乳头的毛巾轻松挺起,女子那白皙滑嫩的南半球直接暴露在空气之中,随着女子的游走,不断变换着诱人的形状,甚至于那毛巾之下,两点桃色的山峰,都隐约可见了。那两个有着爆炸性重量感的巨大水袋,此时正流着刚出浴的清水,清水点缀之下,仿佛是蜜桃林中最鲜美多汁的那两个,汁水满溢,似乎轻轻一掐,就能掐出肉里带红的娇羞来,而这团丰满乳肉,正晃动着,羞里带红,等待着什么识货的男前来采摘呢。
  越过那两个高耸入于的淫肉山丘,我们来到了一望无际的小腹平原,紧致富有肉感的滑嫩小腹,隐约可以猜出,那出女子平日里良好的身材管理,再往前走,就可以看到那微微凹陷的肚脐,陪着女子那纤细腰肢上沾了一圈的晶莹水滴,二者互相映衬,透出一股莫名的色气来。
  女子带着刚刚忙活完,想要洗澡来修整一下去洗浴,出浴后的特有迷茫感,踌躇了一会儿,便抬起了她那修长的柔腴美腿,向着床边走去。如同泼墨的无月之夜划过流星,女子的腿划过一道洁白靓影,倒映在观者恨不得将眼睛当作摄影机记录下这美妙一刻的眼中。那双丰满柔腴的肉腿绝非臃肿,找不到一丝赘肉的修长美腿,可以看到清晰的肌肉线条,与瘦骨嶙峋之流不同,这双微微紧绷的美腿,仅仅是摸的话,也能感受到瘦腿没有的满足肉感,不会有任何停滞的不适感。
  这才是真正的美腿,不仅仅是视觉,更是与触觉二者相互结合的完美结晶,如果有什么足控在的话,恐怕就是倾家荡产也愿意为这双美腿献上一切,来换取仅仅一次的美腿榨取。
  女子踩着特定韵律的节奏,来到了床前,似乎是有些害怕与踌躇,女子的呼吸逐渐急促起来,雌性的荷尔蒙气息似乎也在空气中弥漫开来,似乎是下定了主意,女子终于俯下身子,从床下取出了一个皮包袋,质地结实的黑色皮包袋被装得满满当当,光是看着就能感受到重量感,那视觉冲击力,比女子俯下身子,那两团长扁的硕肉的重量冲击力还要来的大,让人不禁好奇,究竟是什么东西在里面,让女子如此踌躇,以至于藏在床下。
  「滋——」沉寂的房间里,响起了拉链特有的闷浊响声,女子的呼吸更加急促起来,似乎是有些担心,开始左顾右盼起来,她那齐肩的,恍若油画里捞出来一般质感的墨绿色短发,此时也滴着水,落在她的香肩与性感锁骨之上,然后慢慢滴下,滴到了皮包里面,那些终于显露出真身的恐怖道具上。
  皮包里面,是一堆情趣用品,跳蛋,润滑液,春药,催情气体,震动棒,肛塞,扩阴器,这其中最引人注目的,还是一个特制的超粗长肛珠串,由五颜六色的圆润珠子串成,每一个都有鹌鹑蛋般大小,同时仿佛是炫耀着自己被主人宠爱着一般,粗大的圆润七彩珠子上经过灯光照射,闪出了高潮汁液常年浸泡盘弄才有的特殊光泽,空旷清静的屋子里,因为这件道具的出现,仿佛灯光都染上了一丝淫靡一般,变得艳情起来。
  女子发出了快乐的喘息声,身体被欲火燃烧,握着冰冷的肛门珠,女子将那珠子,缓缓地,又充满力度地,塞入到了自己的菊穴深处,仿佛是身体被欲火点燃苏醒了一般,感受到后庭逐渐深入的满足感,女子前面肥厚的阴唇也开始翕张开合,似乎是抱怨着主人厚此薄彼一般,冰冷的肛门珠越来越深入,不仅没有消灭那欲火,反而像是助燃剂一般让女子淫贱的身躯觉醒了。
  女子发出了一声淫靡的鼻音,她想起了自己小的时候,肛门就极度敏感,经常对着那里自慰,就算是和姐姐一起睡觉的那个时期,她也不自主的自慰,甚至有时候希望姐姐能够看到,自己拿着巨物填充自己肛门的淫靡之景,一想到这里,女子的蜜穴又流出了更多汁液,贪婪地渴求着肉棒来耕耘这片早已湿润的土地。
  女子正准备拿起震动棒自慰的时候,一声急促的电话铃声打破了寂静,女子啧了一声,这熟悉的铃声,是工作的铃声,迫于无奈,女子只得将那些情趣用品大包小包重新放回去,好好放好之后,看了电话。
  「今天怎么一堆人找我。」
  刚刚讨伐完怪人的吹雪,虽然满腹牢骚,但还是看了信息,是Z 市的首富中麻基多传来的邀请函,看到是中麻的消息,吹雪不由得皱起了眉头,有些头痛的捂着脸。
  「这家伙啊,很讨厌的家伙呢。」
  吹雪本能地产生了厌恶之情,因为中麻基多风评极差,传说他凭着英俊的小白脸外表,一路上位,甚至为了爬到更高的位置踩原来包养自己的女主人,至于在女英雄圈子里,风评更差。为了与怪人战斗而锻炼的女英雄们,往往身材极好,不说个个爆乳肥臀,也是曼妙身躯了,原本就对女性极为饥渴的他,直接将手伸到了女英雄圈子里,低等级的女英雄不少都遭到他的毒害消失了,而且据传闻,他暗地里还开了一个什么性奴营,专门关押那些有权有势或者十分厉害的女强人,用来满足他那扭曲的欲望,实在是恶心至极。
  至于他这个Z 市首富的名头,也是踩了当初第一个包养他的富婆得来的,那个富婆本来还在世界范围内都是可圈可点的人物,只是现在,听说已经被调教成母狗,不知道被卖到哪里去了。
  叹了口气,吹雪还是选择了接受中麻的邀请函。毕竟强龙难压地头蛇,吹雪只是过来赚经费的,一个宴会而已,没有必要得罪他,况且大庭广众之下,谅他不敢拿自己怎么办。这样想着,吹雪的心情又好了起来,吹了一声欢快的口哨,准备回酒店继续之后的自慰之旅了……
  当夜,中麻别墅的宴会上。
  抛光的大理石地板倒映出穹顶的开阔,金碧辉煌的别墅大厅人头窜动,吹雪穿着平日那一身白毛大衣与墨绿色长发,在吹雪组等众人的护卫之下,赶到了现场,让手下们自行行动之后,吹雪拿着盘子准备吃自助餐,一路上左右看着,就算是很少参加这种高等宴席的吹雪,也能轻易认出周围人士的地位——富商,高官,财阀继承人,以及一些和吹雪一样的女强人,剩下的中老年男子虽然吹雪也不认识了,但是光凭气质与谈吐来看也不是什么等闲之辈了。
  「真是上流人的聚会呢,和我真不搭。」
  吹雪随手拿起盘上的火龙果,粉嫩的脸上鼓起了可爱的腮帮子,嚼着口感极佳的吹雪,眉间也多了一分笑意。
  「嘛,就当过来吃饭了。」
  一边想着,吹雪准备继续夹点水果的时候,一个被几位衣着风骚女子团团包围的白西装男子,与他的女眷们一起上前搭话。
  「想必这位就是传说中的b 级英雄【地狱吹雪】了吧,我听说你的名头很久了,虽是初见,但今日一聚,一看,果然气度非凡啊。」男人的脸上皱满了和蔼的笑容,仿若斯文书生,但是吹雪不用回头看他也知道,他那双色迷迷的眼睛此时也正在上下打量着吹雪的腿与腰,尤其是她那被贴身长裙包裹着的傲然酥胸,身后的这个男人,仅仅只是衣冠禽兽罢了。幸好吹雪并没有挑选什么过于暴露且奢华的衣服,不然被这个男人视奸,不仅倒了吹雪的胃口,还让吹雪恨屋及乌,连衣服都想扔掉。脑子里思付着回去就把这件被视奸的长裙与外衣丢掉的吹雪,散发的思绪被男人之后的话语打断了。
  「你好,吹雪小姐,我是中麻基多,粗茶淡饭恐不合吹雪小姐的胃口,居然只是品尝火龙果,今晚的专属于你的甜点宴,不知吹雪小姐是否愿意赏光?」男人伸出了一只看似友好的手,吹雪这才回头正眼看了他几眼,一米八的挺拔身材,笔挺的白西装将他那被发胶定型的油光头发衬托地更加有精神气味,俗话说人靠衣装马靠鞍,穿着一身上等西装,就是一头猪也能好看几分,更别说面前这个底子本就顶尖的帅哥呢。吹雪一时间居然有些痴迷,中麻咳嗽了两声之后,她这才想起自己的原来目的与中麻的恶劣行径,脸一横,拒绝了中麻的邀请之手。
  「不用了,你这个靠女人上位的家伙,反正只是想上我罢了。」嘴里的火龙果渗出甜蜜的味道,但吹雪嘴里的话语却一点也不甜蜜,中麻那小白脸蛋上闪过了一丝愤怒,但是他依然没有放弃,刚想继续说点什么挽留的话语,吹雪见中麻还不放弃,脸一横,心里腾起了无名火。
  「我说得还不够清楚吗?你这个小白脸,你不是最好母女丼吗?找那些人妻女儿去啊,晃着你可悲的肉棒找你的新女主子去哭诉吧,你这个人渣!」吹雪没有停下,反而变本加厉起来,虽然她本来不想得罪中麻,但果然百闻不如一见,正式见面之后吹雪才发现中麻浑身散发着种马的气息,那粉墨小生一样清秀的面庞下暗藏着淫邪的欲望,让吹雪本能的厌恶,根本不想再和他多说一句话,就起步离开了。
  「你这个家伙……」
  中麻那故作和蔼的清秀面庞上此时也因为愤怒而扭曲起来,银牙紧咬,睚眦必报的他,带着仿佛想要咬碎吹雪一般的恨意瞪着她的背影,但他不敢轻举妄动,毕竟这可是那个B 级1 位的【地狱吹雪】,光是她本身就有着轻松解决鬼级怪人的实力,更不用提她那姐姐【战栗的龙卷】,S 级2 位的超能力合法萝莉,就连龙级怪人都能当作玩具撕碎。
  合法萝莉与爆乳御姐,这对姐妹已然成了中麻性奴候选营上的新成员,她们强大女英雄的身份更是给这两个天生骚货的风骚蜜穴的价值上,添上了一笔光彩的履历。
  身旁的女眷见状想要去骂吹雪,被中麻拦了下来,中麻带着恍若毒蛇一般的阴险表情看着吹雪。
  「马上,马上你就会晃着那欠干的屁股找我挨肏了。」当天晚上,月明星稀,向来谨慎,不敢让保镖离开身边半步的中麻,此时居然独自开着车,来到了Z 市之外的一个偏僻角落,这里是怪人频发之地,而他竟然敢一人来到,显得格外异常。
  中麻胆颤心惊地下了车,走到一个洞穴处逐渐深入,在长约一百多米的闭塞狭窄的洞穴通道后,终于豁然开朗,来到了一处空旷的豪华地下大堂内,地下大堂长满了不知道是什么材质的苔藓,居然发着光,让本该昏暗无比的地下大堂充满了亮堂的光线,在这大堂的尽头,踏过几十米高的石阶向上,可以看到一个高傲的艳丽女子远远坐在高位之上,旁边模模糊糊,似乎是两个男人的样子。
  中麻咽了一口口水,想要吞咽下畏惧的心情,高位之上的艳丽女子即使隔着几十米的距离,仍旧散发出惊人的威压来,让中麻丝毫不敢有淫靡之心,颤颤巍巍地,仿佛害怕走错一步就会被就地格杀,中麻恭敬地慢慢走到了女人的跟前,每走一步,女人的艳丽便会清晰一分,威压也如同折叠的纸巾一般开始浓稠坚实起来,当威压到了中麻无法前进地步的时候,艳丽女子这才轻启红唇。
  「够了,废物,今日何事?」
  「赛克斯大人,你要为我做主啊!」
  中麻扑通一声就跪下了,抬起头来,对着赛克斯哭诉。
  到了这个距离,中麻终于看清了赛克斯的样貌,随意地躺卧在石椅之上,身着白黑色相间的连衣长裙,有着意大利雕塑般动感的贴身长裙将赛克斯那翘起的二郎腿勾出一道魅惑的曲线,最引人注目的,还是这丰满淫熟女性的两团巨大乳肉,比吹雪那自满的资本还要大上一圈,两团爆溢乳肉将贴身长裙与白色丝绸披肩高高撑起,即使是被厚实地层层包裹,依然无法阻挡住那被那两团雌性媚肉呼之欲出的爆炸感,似乎轻轻一拨弄领口,两团白皙的巨大乳肉就会跳出,开出一朵粉嫩的肉花来。因为太过于波涛汹涌的关系,中麻隐隐约约可以从那贴身衣物之中,看出激凸的两点来,那被乳肉挺起的丝绸披肩似乎也是为了遮住这含羞两点而披上的,一时间,中麻的色心竟然压过了畏惧之心,眼神滴溜溜开始转动起来,当赛克斯抬起她修长的美腿换个了姿势摆二郎腿,并且略带杀意地望向他的时候,他这才将目光从赛克斯的胸上散开,看向赛克斯的周围。
  赛克斯地脚下正跪卧着一位全身赤裸,被黑色情趣拘束服紧紧捆绑住的健壮男子,因为被塞了口球和眼罩,此时只能发出呜呜的呢喃话语,被赛克斯当作脚蹬踩着,至于他的身旁,还有两位站着的备用脚蹬,同样的装束,因为是站着的缘故,中麻这才看清了他们二人原来具都穿着男性贞操锁,铁制的贞操锁完全没有锁的印记,仅仅只是一些铁片捆在一起,将肉棒锁住而已,看来是赛克斯用超能力做的人工贞操锁,基本上只有她能够取下,一看到这里,中麻不禁打了个冷颤,开始后怕起来,不敢再看赛克斯一眼了。
  「你这个家伙倒是稀客,来我这里干吗?」
  赛克斯一边说着,一边百无聊赖地解开了一旁男奴的贞操锁,拉直了铁片,肆意抽打起男人的下体起来,听着男人凄厉的惨叫声,中麻冷汗连连,恭敬地鞠着躬说道。
  「当然是为了龙卷那对婊子姐妹而来。」
  「哦——有意思。」
  听到是有关于龙卷的消息,赛克斯挑了挑眉,随意地将自己如瀑布般倾斜的蓝色波浪卷长发往后一波弄,脸上开始弥漫出止不住的笑意。
  「龙卷姐妹啊,你这次对付的是吹雪吧。」
  「是,是,赛克斯大人真是无所不知,我这次对付的就是那个婊子,可是凭我的力量还是不足以……」
  「哼,没用的男人,这个东西拿去。」
  听到中麻示弱的话语,赛克斯显得有些生气,随后将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扔给中麻,中麻接过手,是一个看起来让黏糊糊的肉球,正当他不知道该怎么用的时候,赛克斯又解释道。
  「这玩意是可以强化怪人的道具,当然也可以用来变成怪人,怎么用就取决于你了,反正你死了也没关系。」
  说罢,赛克斯就一挥手,将中麻直接推到了大堂入口,而中麻拿着那恶心的,不知道分泌什么黏糊糊液体的肉球,眼珠一转,就有了新的主意,仿佛看到自己计划得逞的他,露出了邪恶的笑容。
  「【地狱吹雪】,我一定会让你付出代价的。」吹雪恶堕篇「今天的任务是什么呢。」
  吹雪无聊的刷着英雄协会的任务菜单,值钱的B 级任务比S 级任务可难找多了,毕竟不强还赚的活人人都抢着干,这么想着,一堆B 级任务刷了出来。地点都是Z 市,任务是几秒前刚发布的,事实上,当听到外面一堆爆炸声的时候,就能明白事态的异常了。
  「发生了什么事情了?居然有这么多B 级任务?」吹雪有些惊讶的扬眉,用手机给吹雪组下达了一个个任务指标,随意扫着,看到了其中最难的一个任务。
  「虎级怪人,【牛头人】,悬赏,一千万!」
  本来还端着茶水,想把这个任务派给手下的吹雪,看到悬赏金的一瞬间就吐了出来,这种悬赏金实在是太异常了,但是它却是在英雄协会的悬赏令上,只要上了这个令,不管多离谱的赏金都会支付,不然就会遭到全体英雄的讨伐。
  「还是见者有份,哼,这不是给我送钱嘛。」
  想到这里,吹雪当机立断就出发了,这种大好机会怎么能让给别人。
  Z 市郊区,这里是地图上怪人的聚集地,吹雪开着跑车没消几分钟就来到了这里,但是看着门口凌乱的脚步印记,吹雪颦了下眉。
  「这帮人闻到钱倒是很乐意嘛,只希望那个怪人强一点。」这样想着,吹雪慢慢向里走去。幽暗狭窄的洞穴空旷寂寥,只能听到滴水的声音,即使吹雪开着手电缓缓向里探索,能见度还是只有几米远,摸了摸岩壁,吹雪有些不安,这里是洞穴内部,她的超能力大开大合,不小心把洞穴打塌陷了,估计她就会和怪人同归于尽了。这个地方对她的超能力施展很不利,而且能见度也实在是太低了,又想到那异常的赏金,吹雪隐隐意识到了不对劲。
  这该不会是陷阱吧。
  一想到这里,吹雪因为巨额赏金而发热的头脑开始冷静下来,准备联系吹雪组派人过来支援,一看手机没有信号,她刚准备出去从长计议的时候,异变,发生了。
  「噫啊啊啊啊?……」
  一声高亢的媚叫突然从远方传来,一个高大威猛的牛头人出现了,高达三米的巨大身躯将狭窄的洞穴挤的满满当当,而最引人注目的还不是他巨大的体型,而是他那一米多长的爆炸肉根,正把一个全身白衣与头戴银盔的女子当作飞机杯一样随意抽插着,那女子正是前面讨伐的女英雄,至于其他的男英雄,当看到牛头人手里血肉模糊的头颅的时候,就明白了。
  「该死,这个怪人绝对不是虎级的,英雄协会怎么总是误判!」看到此景,吹雪明白了,自己掉入了一个精心准备的陷阱,那个被肏到失神,泪水与涎水流了一身的女英雄,是民间维和组织迦勒底的成员白贞德,自身有着b 级实力,还有众多男英雄陪同,怎么说也不可能被虎级干成这副鬼样。
  当机立断,吹雪刚准备后撤拉开距离,这时候她才注意到自己在狭窄的山洞里,短短的一愣神,牛头人并没有放过,比吹雪头还大的拳头青筋暴起,重重砸在了吹雪的肚子上,吹雪那软糯嫩滑的肚腩最重也只接受过按摩师的按摩,哪里受过这种力道,饶是吹雪瞬间用念力保护,但巨大的力道还是传了过来,被巨力殴打,苦涩的枯黄色胆汁被锤了出来,随后,吹雪双眼泛白,意识瞬间熔断,这个高傲的女英雄,此时也像是她平日臭抹布般甩走的怪人一样,被重重地锤到了墙壁上,失去了意识。
  【地狱吹雪】败北。
  【完】


快搜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