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进西游记

“啊——!”我长长地伸了个懒腰:“真是怪了,昨晚怎么又梦到那株牡丹,而且这梦中的牡丹一次比一次清晰?”我嘀咕地从床上爬起来,任谁两年来一直做同一个梦都会感到奇怪。

  刷牙、洗脸、用过早餐,看看时间九点都不到,剔了剔牙,哼着十八摸的小调,我晃晃悠悠往街上走。

  街上人来人往,人头攒动,人们脚步匆匆。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中国的史书里面只有这句话是真的,哪像孔子满口仁义道德,忠孝节义,表面对“利”字嗤之以鼻,不屑一顾,还不是屁癫屁癫地跑到各个诸侯实力派那里求官做,当时尚有周天子,何事纷纷说魏齐?可魏齐都以实力争霸,瞧不起孔老二那番迂腐滥调,没人睬他。好不容易有个小小鲁国国王被他忽悠到了,让他做了个代理宰相,他上台后以“人民公敌”的理由就把与他政见不合的少正卯杀了……有圣人治理的鲁国怎么样呢?战国七雄里早就没了鲁国的影子。

  “哎,想这些干什么,我闲得蛋痛么?”我收回思绪:“圣人关我鸟事,我不被孔老二忽悠到就行了。呀,那个美女也急急忙忙的,累得酥胸都一颤一颤的,看得我心疼。如果你跟了我,那也不用每天如此匆匆,还是做富二代好啊!”我感叹着,那得瑟的小样,如果右手拿把折扇,左手提溜一鸟笼,十足就是一个八旗子弟。

  前面围着一圈人,过去一看,姹紫嫣红的一片,原来是卖花的。我除了爬在墙上的牵牛花、带刺的玫瑰花,记忆最深的就是狗尾巴草了……还有那个牡丹花,不过那是在梦中,不算的啊,啥花花草草的不感兴趣,倒是那个来看花的少妇颇有几分姿色,可惜现在是文明社会,咱做不了高衙内,要不然如狼似虎的恶仆一拥而上,周围迅速扯起一圈布帘子……嘿嘿!

  少妇高耸的胸部、细细的腰肢、弧线优美的臀部……我心里欲念一起,下面立马顶起一个大帐篷!哎,男人就这不好,女人心里再怎么想那事外表都看不出来,男人一动色心就现了原形,只好自己找个角落蹲下数绵羊消肿。

  “呼——,”五分钟后当我数够了三百只绵羊,长长吐了一口气站起来,我甩了甩有些发麻的腿,正要离开,发现旁边一株植物郁郁葱葱,枝繁叶茂,青翠欲滴。走近一看,枝叶中间顶着一个海碗大的花苞。

  我的目光瞬间凝滞,这不就是梦中那株牡丹吗!也是一样的枝繁叶茂,一样的青翠欲滴,一样的含苞待放,特别是那海碗大的花苞,印象最深刻。

  找来卖花的老伯,老伯黑红的脸上带着憨厚的笑容,额头上数道刀刻般岁月风霜的纹路。

  “你说的这株花呀,”老伯呵呵笑着说:“两年前我在外省一个花市上看到这株牡丹,以为是个新品种,一问价钱也不贵,就买回来培育。但这花买回来是这样,现在过了两年还是这样,冬天放在温室里,就是不开花。”

  “两年?”我暗想:“我不就是两年前开始做那个奇怪的梦的吗?”

  蹲下身,仔细看了看这株牡丹,我说:“老伯,这花卖给我吧。”

  “哦?”老伯看了看我:“年轻人,侍弄过花吗?”

  “没有。”我摇了摇头:“就觉得它跟我有缘,我一定能让它开花。”

  “这样啊,反正这花摆这就是卖的,我也不转你的,原价十八万卖给你。”

  “十八万!”我看了看老伯憨厚的面孔,心想:“十八万的花,你摆在这旮旯里?老伯,你一定姓孔,孔方兄!”老伯的面孔在我眼里瞬间变成了一枚大大的铜钱。

  看了看脚下的牡丹,我伸出手去,花苞轻轻碰了一下我的手——没错,是花苞碰了我的手,我还没有碰到它!

  “十八万。”耳边又传来老伯的声音。

  “成交。”我淡定地说,取出支票本,“唰唰唰”写好支票交给他。

  在老伯转身的瞬间,我看到他眼中抑制不住的狂喜,拿支票的手也有点发抖。

  “老伯,把这花送到我的住处,现在。”

  “好的,好的!”老伯扭头对着店里大喊:“庹可鼬,帮客人送花啦……你犟驴死哪去了,快点!”

  花送回别墅,就种在院中的人工湖旁。我专门上网查了牡丹花的栽种资料,小心翼翼地侍弄了三个月,转眼已到了树枝枯败,满地落叶的时节,百花花期早过,我的牡丹花依旧顶着个大花苞没反应。我很多次伸手摸过那个大花苞,大花苞静立不动。难道当时是错觉,我因为一个错觉花了十八万?还好在万木枯黄的季节,这株牡丹依然枝茂叶绿,总算还是有点特别。

  这天中午午睡起来,我打开电脑看起毛片,看到兴起,正准备叫我的家庭教师兼生活顾问董青小姐过来讨论一下人伦问题,忽然想起董青今天请假,只好自己释放出巨龙撸动。在女优一阵又一阵高潮的呻吟中我也有了要射的感觉。看见窗外摇曳的牡丹,起身冲到院中,巨龙对正牡丹硕大的翠绿花苞,我边撸边说:“我让你不开花!我让你不开花!……”

  巨龙对准花苞一阵狂扫,一会儿翠绿花苞上沾满点点白色发亮的精液,翠绿的枝叶上也有不少,煞是好看。

  “哈哈,真舒服啊!”我挺着巨龙站在院中,对自己这临时的生活情趣创意大感满意。

  “嗯,效果很好。”我观赏着自已的杰作:“咦,怎么回事?”

  只见白色发亮的精液正在慢慢渗入花苞,就好像被花苞吸收了一样。

  “吸精牡丹?”我心中大奇,不由走近了一些。

  花苞上的精液全部被吸收后,硕大花苞渐渐展开,一朵超出普通牡丹三倍的金黄牡丹展开了它富贵娇美的容颜,舒展的花瓣迎风摇曳,隐隐罩着一层金色的光华流转……真好看!我又走近了一些,巨龙都挨到了金黄牡丹的花瓣。

  金黄牡丹突然收拢花瓣,将巨龙紧紧裹挟。

  “哇!食人花!”我大吃一惊,拼命地想往后跳开,可巨龙上串过一阵酥麻,浑身一点力气也用不上:“完了……十八万买了朵食人花,完蛋了!”

  丹田中忽然有股热气向下过巨龙进入牡丹花,整株牡丹顿时金光暴涨!

  眼前突然出现万道金光,一个娇滴滴的声音在我脑海里回响:“牡丹花仙子——变身!”

  金光慢慢消失,眼前重新恢复世界,一个全身赤裸的酷似刘亦菲的美女站在面前,绝美容颜,尖挺玉乳,纤腰一握,平滑的小腹,修长的玉腿,神秘三角区那茂密的黑森林……美女脸上、身上甚至披肩的长发上都还有点点白色精液!

  见我看向她,她盈盈下拜:“第十二代牡丹花仙子小龙女拜见花主,花主安康!”

  “啥……啥……牡丹花仙子?……啥花主?”我语无伦次,色迷迷地盯着身下的绝色赤裸美女:“你……你真是小龙女?”

  “奴家确是小龙女,是当代牡丹花仙子,我以元神居于本体,两年前感应到花主就在附近,是以夜夜托梦于花主,终于引得花主将我带回家中,今日又得花主元阳滋润,终于幻化成人形与花主相见。”小龙女轻启樱唇,低头缓缓解释。

  “哦……那……那这世间还有一个跟你长得很像的刘亦菲呢??”

  “那只是我分出的一点点元神凝练成的在这俗世代替我历练的凡人之身,这才是我的本体。”

  “那花主这个称呼又是咋回事?”

  “花主亦是神仙中人,一千年前开始执掌百花,只是每百年以凡胎肉身到世间历练一次。”小龙女说到这,双颊晕红地抬起头来:“花主是百花的主人,我等百花姐妹皆是花主的姬妾。”

  “啊!”我喜得发狂,这仙子居然是我的女人!我把巨龙往前一挺,正顶在小龙女的樱唇上,她樱口一张,努力含住龙头,一点一点的吞入、吸吮,双手扶抱住我的大腿,小嘴开始吞吐……我射满了她的小嘴——做花主,我喜欢!

  只是花主这个称呼不适合现代,在外人面前我和小龙女便以姐弟相称。我问起百花的情况,方知百花中闻名于世的就包括褒姒、妲已、妹喜、文姜、孟姜女、吕雉、虞姬、王昭君、貂婵、甄宓、武媚娘、杨玉环、苏小妹、李清照、孟丽君、柳如是、红娘子、大小玉儿等,她们都以元神凝练成肉身在人世历练过,但所有百花中只有牡丹花仙子和守孽花仙子是以本体随百花花主轮回转世历练,如今已历十世。也就是说除牡丹花仙子和守孽花仙子外,其余九十八个花仙子每人都只有一个本体花身,而牡丹花仙子和守孽花仙子都有多人同时位列仙班。

  我和小龙女每天双宿双飞,在别墅里快活似神仙……不对,我们本来就是神仙啊!

  “啪、啪、啪……”的肉体撞击声中,“啊!”随着一声大吼,我大汗淋漓地抱住小龙女诱人的胴体,她小嘴微张,娇靥酡红,以观音坐莲的姿势用一双美妙的玉腿紧紧盘在我的腰部,一股热流从二人的私密结合处流入我的丹田。一个月以来,每天我们都以欢喜佛明王和明妃的姿势双修,我已经缓缓接受了小龙女传过来的百年修为,这些修为在丹田凝成一个婴儿形状,便是元婴。内视之,元婴有手有脚,面容与本人一模一样,非常有趣。小龙女作为新一代的牡丹花仙,所知也不多,只知要找寻其余百花,还得去拜谒南海观音。

  接受了小龙女的一百年修为,我还是不能像她一样御风飞行,只好由她拉着手去往南海。

  “我们这样在天空高飞,会不会被雷达发现,然后飞过一枚红旗—9导弹。”我戏谑地说,天朝不久前还用导弹打卫星呢,我们现在飞得可比卫星低多了。

  “嘻嘻,”小龙女笑着说:“现在科学虽然发达,那也要看得到我们才行啊,你以为你可以反射雷达波呀?”

  “呃,”我又不是金属人,当然不会反射雷达波,但我还在强辩:“如果他们用红外扫描,用红外制导热寻的导弹呢?”

  “哟,你发出的热量堪比飞机引擎啊,还真是热力四射呢!”

  “哈哈,本人当然热力四射,要不然怎么能吸引龙儿姐姐这样的大美女!”

  闲话间,海中已出现五彩祥云缭绕的普陀山,正是南海观音的道场。我们在紫竹林前落下,刚一站定,林中窜出两只一高一矮身着明光铠的黑熊精。

  “何人擅闯紫竹林道场……原来是百花花主!”两只黑熊精收起兵器,上前见礼:“这位仙姑想必是当代牡丹仙子,见过花主和仙子。”

  我知道在宿命轮回里,我这应该是第十次来了,可对这两位黑熊老兄实在没什么印象,当下学他们抱拳拱了拱手:“二位老兄是……?”

  “不敢、不敢,”右边高个黑熊精连连欠身:“小的高大全,旁边这位是贾大空,我们兄弟俩只是给观音大士看门的,菩萨早已吩咐若是花主到来,立刻引见。”

  “高大全?假大空?”我心里暗暗发笑:“这也太搞笑了吧,看来南海观音也是个妙人呢!”

  随着两位黑熊老兄进入紫竹林中心,宝光四射的莲台上南海观音宝相庄严,望见我们来,拈花一笑,让人如沐春风,尘念顿消。

  小龙女和黑熊精连忙下拜,我却跑上去抱住观音的玉臂摇晃说:“观音姐姐,好久不见,想我吗?”

  两位黑熊老兄大怒:“花主不得对菩萨无礼!”抢上前来就要把我扯开。

  “无妨,花主乃是性情中人。”观音挥手将两只黑熊精斥退:“我与花主多年未见,有些话要说,尔等不可打扰。”

  我将观音玉臂抱紧了一些,得意洋洋地看着两只黑熊精,示威性地扬了扬下巴。两只黑熊精怒瞪着我,熊眼中似要喷出火来。

  观音拍了拍我抱着她玉臂的手:“你也不要胡闹了,他们心性淳良,忠心可嘉,哪像你有那么多花花心思。”又对两只黑熊精说:“你们去林外守着吧。”

  两只黑熊精愤愤然施礼告退。

  “啊!观音姐姐这是夸我还是损我呢?”等两位黑熊老兄走远,我抓住她的玉手嘻皮笑脸地说:“姐姐,我平时最喜欢看你在凡间的观音扮相了,宝相庄严又美艳无方。”

  “就你贫嘴,这十世历练没见你长别的本事,这哄女人的本事倒是见大长了。”观音笑骂:“好了,说正事了,给我规矩听好。”

  我连忙支起耳朵。

  “伴随你在这一世历练的另一位花仙子是第十代守孽花仙子,她居于碧落黄泉边。”观音认真说。

  “碧——落——黄——泉!”我上下牙齿“咔、咔、咔”地打架。

  “别慌,我这有太上老君用人参果和万年灵芝炼制的金丹一颗,可防地府阴气侵蚀。”观音掌中忽然出现一颗龙眼大的金丹,散发着馥郁的香气。

  我一把抓过扔进嘴里,“咔嘣、咔嘣……咕嘟!哇,真好吃,还有没有?”

  “这人参果树五百年一开花,五百年一结果,再五百年方可炼成此丹,你当吃爆米花呢!”观音瞪了我一眼。

  我成为花主才一千年,炼这玩意儿就要一千五百年,果然很金贵,我悻悻地收起贪心:“观音姐姐,那我去找守孽花仙子啦。”

  “嗯,”观音点了点头:“找到她之后,她会把这一百年在阴间收集的极阴寒精传给你,被你体内的九阳元婴吸取,阴阳相济,元神幻化,你就可重新位列仙班。”

  “哈!”我大喜,原来是这样,我低头在观音耳边轻声问:“观音姐姐,那个传功是怎么回事?”

  “咦,你已经经过当代牡丹花仙双修传功,怎么还来问我?”

  “哦,原来那双修就是传功啊。”我恍然大悟状,右手很自然地攀上她一只高耸的乳峰,轻轻一捏:“观音姐姐神通广大,我们双修的话效果会不会更好?”

  观音娇躯一滞,晶莹如玉的脸上飞起两片红云。

  旁边的小龙女瞪大了一双明眸,吃惊地看着我那只龙爪手。

  白光一闪,我屁股向后平沙落雁式摔了个四脚朝天。

  “啊”的一声惊呼,小龙女连忙朝我奔来。在她的搀扶下,我哼哼唧唧地从地上一节一节地爬起,屁股好像摔成了八瓣。

  “哎哟……哎哟,不双修就不双修,干吗把人家摔得昏天黑地。”我呲牙咧嘴,整一个受害者的模样。

  “你们在去冥界之前,可先去花果山水帘洞一趟。”观音袍袖一展,娇靥含愠地说:“言尽于此,你们可以走了。”

  “没怎么样吗,”我心中乐开了花:“刚才的手感真好啊!”

  我拉起小龙女的手边往外跑边回头喊:“多谢观音姐姐,小弟下次有空一定再来拜访,我们好好研究一下双修,哈哈哈……”

  观音薄愠地看着我的背影,一道神识清晰地传入我的脑海:“好你个百花花主,你居然敢对本座起了淫念,本座会给你一点小小的劫难哦!”

  “哇,观音姐姐不要哇,人家还是蛮崇拜你的啦,大不了下次人家跟你买件最最新潮的时装啦!”我连忙对传入脑海里的那道神识说,得到的只是一声轻笑,也不知观音是不是真的满意我开出的价码。我拉了小龙女离了南海普陀山,直奔花果山。



快搜标签